水文化与城市水利建设若干关系的探讨

来源: 行业动态 | 时间:2024-02-06

  在城市河流、湖泊的综合治理中,要将城市沿岸的水文化景观建设与建筑、环保、交通、旅游等有机结合起来。目前现状是,穿越城市河流一般都会采用直立式护岸的方法,此方法尽管能节约土地,让城市排水与防洪的需要得以实现,但是在某一种意义上人为更改了自然水体的生态体系与水文循环,造成城市水体周边的绿化损毁,使得一些动物丧失了生存休憩的场所。目前由MacHarg倡导的“设计遵从自然”这种全新的城市河流规划思想得到普遍推广,他指出城市河流的环境、地貌以及生物结构都是历经长期的水流、空气以及阳光共同作用的产物,拥有自身特殊的自然形态同环境相匹配。但鉴于当前城市用地的局限性这一现实问题,贯穿城市的河流很难借助宽体式斜坡护岸方式,可考虑使用立体式石砌生态护岸方式。此法在城市防洪减灾的同时,可以维护好水体现状,在水流岸线的植被不受损毁的基础上,构建优良的生物栖息地,成为生物共生的生态系统。因为城市中的水岸、堤不仅是整个城市水环境的关键要素,还是城市水环境景观的基础,可依据岸堤段冲淤的改变把其划分成三大类,即冲刷带、淤积带以及稳定带。在针对其中任意一类展开护岸设计的过程中,应当全方位思考其岸线类型与其力学特点,使生态护岸与工程护岸有机融合。

  过去城市传统水利项目的建设,主要从满足水利工程本身的防洪、供水等现实功能需要出发,极少考虑城市水利工程建设项目与该城市河流、湖泊生态环境的协调问题。人类利用现代工程技术方法,在城市河流、湖泊源自文库兴建了大量的水利工程,改变了城市河流、湖泊的地貌学特征和自然生态环境,尤其在对城市河流的治理中,采取了渠道化与非连续化等手段,虽然这些治理措施给人类带来非常大的经济效益,但也使这些河流发生很大的退化,从而极大减弱了城市河流ECO对城市人类活动的服务功能。在充分的发挥好城市河流、湖泊自然ECO自我修复功能的基础上,要使城市水体ECO慢慢修复好,实现其持续性,则要求在今后的城市河流、湖泊的治理中切实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譬如在城市防洪上,要变洪水控制为洪水管理,即在给洪水出路的同时,更大限度地利用好雨洪资源,满足城市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对水资源的需求。在城市供水上,在强化实行“量水而行”的水资源管理的基础上,逐步优化城市水资源配置,即在满足城市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对水的需求的同时,必须要兼顾水域生态系统的健康和可持续性。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在牢固树立“人水相亲”亲和的理念的同时,真正体现出城市人类活动中的生态保护意识、能源节约意识、消费简约意识、亲近自然意识、环境协调意识等,体现现代城市人类活动与水资源和谐相处的特质。

  “本体论”启发人类,人属于大自然的产物。“我们连同肉、血和脑都属于自然界并存在于其中的”(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人类之所以能够繁衍生息,是自然界给予人类的无私馈赠,人作为自然界一员,理应具备呵护地球母亲的责任和义务。一旦违背了自然规律,甚至为所欲为地蹂躏自然环境,那么人类何谈繁衍生息,甚至连最基础的生存环境都无法维持。同时“实践论”告诫人类,人同自然界之间有着主客体关系。人不能离开自然界而独立存在,同时人类的实践活动必将在自然界留下烙印。即自然界既要按照自身的发展的新趋势而演化,又要受制于人类的活动而演变。人类虽不能主宰万物,但在改造自然的活动中对自然环境的影响还是巨大的,人类非理性行为能够让自然界伤痕累累,而理性的行为将能有效地调整开发利用自然,即形成“天人合一”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平衡和优化生态环境的主导因素。在建设城市水利时,要意识到人同自然的联系,在很大程度上隐藏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将人自身与人际间的和谐,作为人与自然和谐的应有之义,首先应明确人与自然的和谐,不是局部、个体的和谐,而是整体、全面的和谐,若要实现这种真正意义上的和谐,必须统筹兼顾代际与代内人间的利益关系。

  以城市水利工程中的防洪为例,不能一味地采取抬高水位、加固堤防的传统方式,而应该依据城市现有防洪河道的详细情况,采取对应的蓄、引、泄等综合方法,最大限度地维持防洪河道现有河势的走向和水流流态的客观趋势。城市河道上游无节制地引水,就会导致下游地区河湖干涸,化解城市上游区域的用水问题,却建立在牺牲城市下游地区利益的基础之上,造成无水、缺水。再以抽取地下水为例,由于深层地下水是难以回补的,如当代人将地下水抽光采尽,那么下代人就没有地下水可用了,并且因为对地下水过度开采导致的地面下沉、各种地质灾害等是后世人很难消除的。因此,在城市水资源开发利用上,既要倡导资源享用平等的原则,又要协调好地上地下水、上下游、干支流之间的关系,协调规划好经济发展程度高的区域与经济发展程度低的区域的需要,兼顾一般阶层与之间的用水关系。与此同时,还要遵循代际公平的原则,为后人留下可持续利用的水资源。另外从“价值论”的角度看,价值的本质是客体属性同主体需要和能力之间的统一。在人同自然这种主客体关系之间协调、兼顾好两者的价值关系,即人类在开发与使用城市水资源的过程中,不能一味强调人类自身的价值,而无视河流、湖泊的实际承载能力,使其无偿地满足大家持续扩大的需求,而应在对城市河流、湖泊服务于人类价值的尊重与保护的基础上,理性地开发利用水资源,使城市河流、湖泊既造福于人类,又能保持良好的河流、湖泊生态条件,并维护好其健康的生命,确保城市河流、湖泊的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人水相亲”是“天人合一”和谐理念在城市水利建设中的重要体现,“人水相亲”指的是人与自然融合、相亲。现代城市河流、湖泊的水文化研究将人与自然的关系摆到了十分显著的位置,其其实就是将化解人同自然间的矛盾作为切入点。倡导城市水文化的目的,就是将人统治自然水体的文化转换到人与自然水体和谐的文化,水文化建设将有利于城市整体品味的提升。而城市水文化属于一种形式独特的城市文化,是城市居民与城市各类水体之间联系的一种综合展现。由于城市河流、湖泊景观中有机地融入了这一城市的历史积淀与文化渊源,因此对城市河流、湖泊的开发利用应首先着眼于对该河流、湖泊的景观内涵和文化渊源的充分挖掘,使其景观生命力的长久性和文化渊源的传承性得到进一步的升华。

  通常在城市水工建筑物设计和建造过程中,工程设计人员只注意技术层面的问题,如工程的安全性、实用性,而忽视了水工建筑物本身的艺术性,导致大量水工建筑物雷同化和千篇一律性。位于城市河流、湖泊中的现代水工建筑物,应当既是具有防洪、供水等经济社会效益的建筑实体,又是传承城市水文化的载体,这样的水工建筑物方能更显生动,更富活力。在大众的环保意识与文化景观意识慢慢地加强的现代,要突破以住城市河流、湖泊上水工建筑物功能单一、造型单调的局限性,妥善协调好水工建筑物与城市人文环境和水环境的关系,自觉引入哲学、建筑美学等文化因子,突出河流、湖泊所在城市的人文精神,从而使城市水工建筑物在既能满足物理性功能的同时,又是集实用与美观于一体的艺术精品。城市水工建筑物不仅要承担蓄水抗旱、防涝排涝、供水等功能,还应当反映出优秀的设计思想,彰显建筑美学,营造水利景观,承载文化功能。在开展水利建设期间,要同时顾及美观和实用两个关键点,让工程与非工程手段高效融合,让城市水域景观实现更科学的构建,不但拥有外部的景观美,还要拥有内在的文化渊源,不但确保城市民众平时的生活,还要让其身心获得放松。对城市河流、湖泊历史上已形成的水工建筑物,在更新改造过程中应深入挖掘其文化内涵,发挥和提升其文物、旅游等方面的价值。对新建的水工建筑物,要通过营造以水为主题的水景观,达到水与人文的完美融合。其目的是为人们提供更好的休闲空间,给人带来精神层面的快乐、智慧的启发以及审美体验。

  人类不断建设城市文明的过程反映出,城市社会经济的进步、文化的兴盛,均与水联系紧密。水属于自然资源,文化属于社会现象,将水作为主体,同人之间彼此影响,便构成了水文化。而城市水文化大多数表现在城市地域范围以内,是人同水在相处期间所构成的不同文化现象的统称,即人们对水事活动的一种理性思考或者说人们在从事水事活动中形成的社会意识,具体涉及同水之间有紧密联系的价值取向、思想意识等。

  城市河流、湖泊是孕育人类文明的摇篮之一,维护好城市河流、湖泊生命健康仍是当前的第一个任务。目前现状是不少城市的河流、湖泊污水横流或是干涸无水,已无健康生命可言。在治理开发城市河流、湖泊的同时,须重视日趋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总体上应以不损害河流、湖泊的自然功能为原则,实现城市河流、湖泊的永续利用。在水量丰沛的城市,应加大城市水污染的治理力度,通过引入生态治理技术,还河流、湖泊清流碧水。干旱缺水地区,要统筹好“三生”用水的关系,优化城市河流、湖泊水量配置方案,不仅要让城市的用水需要得到满足,还要满足维持河流生态和环境用水的需要。水利工作者不但要承担起城市河流、湖泊治理开发的使命,更要义不容辞地成为维持城市河流、湖泊健康的代言人,不仅要成为城市河流、湖泊开发、保护和传承的使者,更要以人文的情怀和“人水和谐”的理念善待城市河流、湖泊,重塑“人文河流”“诗意河流”。

  古往今来一直有“城有水则秀,居有水则灵”的观点。也就是说城市水环境是城市实现持续发展的生态载体之一。历史上“因水而兴,因水而废”的城市很多,表明了城市人类生活与发展对城市河流、湖泊的依赖程度。城市硬件设施的优劣对于提高城市形象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在某些特定的程度上来说,水文化能够发挥别的城市硬件设施所不能代替的关键作用,诸如提高城市的文化气质与底蕴,满足大家对文化方面的需求,推动社会风气的优化等等,贝律铭曾这样评论苏州:苏州的美在于水,建筑则属于次要的。党的首次精确指出“建设生态文明”这一重要使命,指出要逐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一定要坚持全面、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积极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人同自然和谐相处。让人们生产生活在优良的生态环境之中,保障经济与社会持久平稳发展。

  水利属于城市社会经济进步的关键支持型产业,现在正由传统水利向现代水利方向,由工程水利向资源水利方向,由自然资源向战略资源方向发展。而城市水利建设的发展,离不开注入水文化的血液,通过水文化在城市水利建设中的引领效应,将有利于城市水利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具体表现为,将助推城市物流、人流以及信息流的科学流动,提升城市对各类投资的吸引力与承载能力,为产业以及项目的集聚构建强大的支持基础。近年来,国家针对水利事业提出了更多更高的标准,水利建设在城市的社会与经济建设领域中发挥了越来越关键的支持作用,具体表现在防洪减灾中的支撑作用,在解决民生需求中的服务作用和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保障作用尤为突出。化解现在城市水利建设期间所面临的一系列水问题,须从文化的视角审视我们的观念和思维、政策和策略、目标和行为。

  观念具有指导行动的先导作用,“天人对立”给人类带来的创伤,迫使人类寻觅和重构“天人合一”和谐的理念。而“天人合一”和谐理念的构筑仅从技术层面上寻求途径是不够的,还须从文化观念上寻觅答案,即须对“道德自然”和“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和哲学观进行返朴与升华。具体体现为既要反对“极端人类中心论”,也就是以环境为牺牲品的“竭泽而渔”的方向,同时也要反对“极端自然中心论”,一味追求所谓的原态环境而放弃发展。而建立人与自然和谐关系,在某一种意义上是由人而不是自然决定的,因此人类必须主动地“以人合天”,而非被动地“以天合人”。

  城市河流、湖泊不仅是所在城市流动的风景线,也是所在城市底蕴深厚的文化线。城市水利设计人员不仅要从工程的角度考虑城市河流、湖泊的治理,更应具备人文的理念,深入挖掘和传承城市河流、湖泊所蕴藏的文化品味和历史底蕴。融自然风光、历史背景和文化于水工建筑物内,从而使构筑在城市河流、湖泊上的水工建筑物成为城市流动的文化长廊和凝固的声乐篇章。

版权所有:爱游戏官网入口app官方|爱游戏首页 粤ICP备2021097226号 网站地图